第七百三十九章 定約比試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钑龍 第七百三十九章 定約比試
(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)    兩人下樓的時候,楊志嚇了一跳,不僅囂快刀和高子羽等人全來了,就是張孝純和謝潛也到了,五大禁地的宗主一般人一生難得見一次,聽到夏丁山到來,都想看看;夏丁山朝元狄拱拱手說:“我是來和楊志談生意的,我們蜃樓府在大漠里有馬匹和珠寶,以后會運到應州來,換取茶葉、布匹、油漆和瓷器。”

    元狄壓根不相信,兩個能讓天下變色的人單獨去談這樣的生意,換了耶律里端和皇甫端差不多,元狄笑笑說:“老朽現在是隱退了,楊大人的生意越好,我在應州就過得越滋潤,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元狄都這樣說,其他人再不相信,也無法提出異議;夏丁山當眾送了一千兩銀票給楊志當作賀禮,正當囂快刀等人松了一口氣的時候,夏丁山身后的兩名高手突然嘰哩咕嚕對夏丁山說了一番話,皇甫端頓時臉色一變,低聲說:“他們要和楊志比武。”

    能跟隨夏丁山一起出來的,必定是蜃樓府的好手,楊志與玄北流一戰雖然僥幸贏了,但是楊志也是身負重傷;夏丁山訓斥了兩人幾句,兩人還是堅持不退,夏丁山的眼神已經漸漸嚴厲起來。楊志拉過夏丁山說:“宗主,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,給我一個面子,不要立威,二位會說漢語嗎?”

    左邊一個腰胯寶刀的高個子操著不太熟練的漢語說:“楊大俠,我們敬重你是一條好漢,但是玄北流長老的死,我們不能不問;哪怕現在你和我們蜃樓府是交易伙伴,宗主不答應,我也不會改變想法。”

    楊志問道:“你們兩個都是這樣的想法?”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兩個人異口同聲地說,楊志頷首道:“這樣,我們做一個賭注如何,我和你們兩人先后動手,就當是今天為大家博彩,如果你們有誰殺了我,是我命中該絕,但要是你們一一輸了,你們就是我的家奴,發誓日后效忠于我,就算我和蜃樓府發生沖突,你們也必須站在我這一邊。”

    金八爺大笑道:“楊志,你太狂了,你可知道這兄弟兩人是出身于巴爾虎的高手,分別叫車東星和車西圖,在蜃樓府是僅次于玄北流、蒲鮮成的長老,佩刀是裝飾品,真正雄冠武林的是西域的枯木掌和蜃樓府的那些幻術。”

    金八爺是在提醒楊志,一對一也許楊志有機會,連戰兩場,楊志差不多與送死無疑;車東星和車西圖都面露喜色,反倒是夏丁山陷入了沉思,過了足足一分鐘,夏丁山才用漢語問車家兄弟:“你們真的想好了嗎,萬一輸了,我就將你們逐出蜃樓府。”

    元狄和金八爺會心一笑,要是蜃樓府的兩個長老變成楊志家奴,蜃樓府的臉面就會被踩在地上,哪怕楊志只有不到一成的機會,夏丁山還是不得不考慮這件事的后果;車東星和車西圖跪下給夏丁山磕了三個頭,站起來對楊志說:“我們同意,開始吧,就在街前的空地如何?”

    楊志點點頭,李袞項充立即出去清場子封鎖道路,楊志過來給朱智卿等人交待的時候說:“高士將要是出手,就在我第二場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朱智卿和全陽子點頭說:“楊大人盡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現在高士將的海捕公文已經貼在應州的大街小巷,就算殺了高士將也沒有什么關系;車東星與楊志走到大街上,道路兩側已經擠滿了人,應州民風彪悍,滄浪營平時軍紀嚴明,所以看熱鬧的人山人海。車東星一上來就施展了枯木掌,雙掌發青,招式簡單實用,數招一過,旁觀眾人群情聳動,就是高子羽等人也頻頻點頭。

    但見車東星盤步前進,雙掌吞吐開闔之際,凝重的氣浪滾滾,地上的花草都是一副被旋風刮過的模樣,端的是名家風范。楊志沒有拔刀,用的是修羅手,招數看上去被車東星逼得不成章法,東一指西一指;但元狄等人見了,卻曉得他大巧若拙,武功比傳說中又上了一個境界,難怪不在乎車東星凌厲無倫的殺招,空手迎戰。

    兩人再斗數十合后,車東星的掌法愈來愈快,神霄派和泰山派都是以章法見長,幾派弟子見車東星在枯木掌這種呆滯的掌法竟生出如許變化,心下都暗暗飲服:“車東星應該是進入蜃樓府以后練成的,武林禁地果然名不虛傳。”

    可是不論車東星如何灼灼逼人,總是攻不進楊志雙手所嚴守的門戶之內,車東星心想:“楊志后面還有一場,我只需要與他對耗內力,縱然敗了,二弟出手的時候,占了不少便宜,縱然殺不了楊志,至少能贏,要不然兩人接連落敗,蜃樓府顏面何存,當真要跟著這小子為奴?”

    車東星猛地里一聲厲嘯,掌法忽變,雙臂變得變化多端,腳步也飄忽不定,正是車東星沉淫幾十年來的絕技;此招一出,楊志被逼得連連后退,很多想鬧事的人忍不住齊聲叫起好來。金八爺嘻嘻笑著,元狄和夏丁山都是暗暗惋惜,車東星的想法不錯,看得出來這一路掌法下過苦功,但是車東星資質有限,在頂尖高手眼里,變化后的掌法看上去凌厲,但是威力還不如原先的掌法。。

    楊志后退途中,繼續守拙馭巧,身形在后退中游走,并沒有跟車東星以快打快,而是守得更加嚴密;突然間車東星一拳砸在空處,拳到中途,手臂竟然彎了過去,一掌一拳,斜刺里攻擊楊志的胸膛與左肩。車東星這一招搶完先手,根本不準備留有余地,就像仗著渾厚內力與楊志兩敗俱傷。

    楊志從未見過這等打法,曉得對方是想將自己拼傷,為車西圖下一場爭取機會,急忙雙手抱圓,自然變作太極拳,任憑車東星如何變著,只是一個粘字;兩人身形貼近,車東星只感覺自己的一拳一掌打在棉花上,失去重心萬般難受。還沒反應過來,楊志右手攬雀尾,不知如何陡然間在車東星手腕上一纏,就在車東星想要掙回雙掌的時候,貼身連連利用肩肘發力,一口氣連集中車東星五記,最后一掌把失去平衡的車東星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钑龍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钑龍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钑龍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网络捕鱼大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