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66章 遠行的勇士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市井之徒 第0766章 遠行的勇士
(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)    二十分鐘后,辦公室房門被推開。

    馮玄因拍著巴掌從里面走出來,滿臉“滿足”表情,微笑之間,有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感覺,她這幾天壓力確實很大,可以說是這輩子最難熬的幾天,以前無論是孫二進監獄、還是孫二回來,她都有反抗之力,可這次只有被動挨打。

    尚揚一直在門旁站著,見她出來,又看到她微笑,不免心驚膽寒,身為女人,打完人怎么能笑出來,真是怪事!

    “小尚子,表現不錯,馮姐決定今夜怒闖李振乾家門,與他攤牌,讓他閨女滾蛋,如果敢不同意,就別怪我來硬的,解決了他,咱們當一對神仙眷侶”

    馮玄因一直強調,如果你有了我,必須得和其他所有女人斷了聯系,天知道她說的是真是假,萬一是真的,風險太大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…我是不能為了一顆小小樹,放棄整片大森林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馮玄因登時瞪起眼睛,質問道:“難道姐姐不比她們好?”

    尚揚上上下下打量,無法否認,馮玄因身上有種其他女人無法比擬的韻味,說成熟已經無法形容,簡直是熟透了,可偏偏還有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,雖說少了幾分女人的嫵媚,但把她抱到床上,能讓所有人男人享受征服帶來的快感。

    見尚揚不說話,走過來到他身前,抬起一只手摁在墻上,火力全開,眨了眨眼,嫵媚道:“聽說你跟葉盛美那少婦搞到一起了?在新門時過的很瀟灑吧?她怎么樣?”

    這是個套,不能跳!

    “放屁!”尚揚登時咒罵出來,義正言辭:“你別聽別人瞎說,我倆之間是清白的,保證沒任何事,肯定是有心之人構陷,或許就是江濤往我頭上扣帽子!借著這個由頭煽動人心!”

    馮玄因仔細看了幾秒。

    “你倆真沒發生什么?”

    尚揚瞬間豎起手指:“我以李龍和丁小年發誓,如果我倆之間有什么,他們此生不舉!”

    馮玄因又想了兩秒,把手松開,換上一臉嚴肅的馮姐表情,正色道:“暫且相信你一次,好了,你可以滾了,這邊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…”

    說完,一副提上褲子不認人的架勢,轉頭離開。

    員工辭職、合同耽誤。

    這些問題尚揚是絕對不會出面,只能她處理。

    “唰…”

    尚揚立即抬手抓住她胳膊,腦中突然回味起剛剛摟住她的感覺,還別說,馮姐或許不夠風韻,但摟起來的感覺非常美妙,有那么一瞬間,覺得天下都在自己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“還有事?”

    馮玄因轉過頭。

    尚揚上前一步追上她,重新抬起手要摟住,隨口道:“不帶這樣玩的,畢竟幫你報仇,給點好處…”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話還沒等說完,馮玄因豎起手肘向后一頂,瞬間頂到尚揚胸膛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尚揚終于見識到馮玄因的威力,覺得肋骨都被頂斷,五臟六腑都糾纏道一起,下意識長大嘴巴,抬起雙手捂住胸腔,疼的連話都無法說出。

    馮玄因絲毫不在意,像個沒事人一樣,徑直向前離去,在走廊里緩緩而行。

    “小娘兒…”

    尚揚抬手要惡狠

    狠的指責。

    可話還沒等說完,馮玄因步伐變得歡脫,轉過頭,性感的唇瓣勾勒出一抹弧度,雙眸流光溢彩,散發出的絢爛光芒不亞于世間最美煙火,白皙的皮膚,翹挺倔強的瓊鼻,臉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…

    回眸的馮姐充分詮釋了什么叫: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宮粉黛無顏色…

    這一刻,她就是世間最美的風景。

    “小尚子,這次表現不錯,如果有一天你足夠強大,強大到做你的女人可以不把李擎蒼放在眼里,姐姐我可能考慮給你一次機會,繼續努力哦…”

    話不像是從她嘴里說出來。

    虛幻而又真實。

    她說完,又抿嘴一笑轉過頭,消失在視線之中。

    尚揚望著她離去的背影,突然間被驚呆了,原來殺伐果斷的青花大蟒馮姐也有溫柔一面,她也是位對鏡貼花的姑娘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全永城都知道趙素仙和尚揚歸來。

    與人們預想中的完全不同,并不是狼狽歸來收拾殘局,也沒有到處哀求請人幫忙,他們步伐鏗鏘,王者歸來,猶如兩顆星辰,徹底照亮永城!

    霎時間,以省會為中心,北方大地一片嘩然。

    那些在暗中蠢蠢欲動的人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那些高調唱衰的人霎時間啞火。

    那些急忙解約的人懊惱不已。

    唯有一部分提心吊膽的人終于重見天日。

    從下午四點鐘開始。

    永城實業、市井投資前豪車絡繹不絕,塞滿整個停車場,就連周邊的輔路上都停滿豪車,不亞于一場汽車博覽會。

    在兩家公司的大廳,人滿為患,看起來要把整個公司撐爆,人頭顫動,一副太平盛世場面。

    整個北方,在這一刻風起云涌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北方,哈市,白家別墅。

    白云天癱坐在沙發上,仰著頭,望著自上垂下來的水晶吊燈,眼里一片茫然,這兩天以來他的心情如同坐過山車,一下子攀到頂峰,又一下子砸到地下,而現在,心里更是七零八落,無法拼湊完整。

    “云天,不能去啊,千萬不能去…”

    他旁邊坐著手拿拐杖的老頭,滿頭白發,是他二爺爺。

    就在剛剛,白云天接到尚揚電話,讓他去永城會面,這個電話并不隱蔽,白家人都知道,也讓白家人全都啞然。

    “白塔和白山都死在他手里,永城就是地府,有去無回,如果你去了,他一定會把你留在那里,是要殺了你啊!”

    旁邊一位婦人抹著眼淚:“這個挨千刀的王八蛋,贏了就贏了,還打電話讓去永城,去干什么?送死么?云天,你是咱們白家唯一的男丁了,可不能去…”

    “哎…”

    “呼…”

    周圍全都在長吁短嘆,整個白家彌漫在悲哀之中,他們都以為光復白家的機會來了,也積極打擊,用盡所有力氣,恨不得在彈指間弄死尚揚,可誰成想,結果是這個樣子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呵呵…”

    白云天沒看他們,依舊仰著脖子,眼里仍然無神,可嘴里卻笑出來,笑聲中蘊含著無盡的苦楚和凄涼,宛若活死人。

    “云天…”

    “云天…”

    “你別嚇我們”

    聽到他笑聲,全都變得噤若寒蟬,以為他承受不了打擊要瘋了,要崩潰。

    白云天笑了十幾秒,陡然收住笑聲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去?不去怎么辦?”

    他看向眾人,眼里仍然凄婉:“當下的尚揚不僅僅是自己,他的背后還站著華夏最頂級家族王家,如果單單與尚揚翻臉,或許還有一戰之力,可面對白家,我們在最鼎盛時期都不是對手,現在怎么對抗?江濤背后代表的是沙國蛛網能源集團,他在京城,在王家的默許下被尚揚氣進醫院,蛛網能源集團到現在還沒任何說法,是什么情況還不明白么?”

    眾人都低下頭。

    尚揚很可怕,動不動就要人命的主,可只要防守好了,或許還有機會。

    可王家太龐大了,單單是看到影子,就讓人喘不過氣,毫無反抗之力!

    “我得去,而且是一定得去!”

    白云天無奈表態:“當初我父親和二叔兩人斗的很厲害,斗的你死我活,可他們都有底線,就是不能讓白家受到半點影響,因為白家不僅僅是一個人,而是一個家族、一種精神、一個圖騰!”

    “我不可能讓白家在我的手里毀掉,也不可能讓白家消失!”

    話音落下。

    有幾個人眼睛已經紅了。

    從一百多年前來,每個白家人都以是白家人而感到驕傲,曾幾何時,白家在北方如日中天、說一不二,每個白家人都是人中翹楚、人中龍鳳,在這片黑土地上更沒有人敢未必意愿。

    當初白云天去游歷,所到一個城市,城市中所有有頭有臉的大人物都會悉數登場,就連王皇后都讓自己的兒子去逢場作戲。

    那是何等輝煌?

    可短短不到一年時間。

    江河日下,白家快成了人們眼中的笑談。

    尤其是現在,白家即將面臨覆滅的危機,可能在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,這片黑土地上的白家,只存在人們記憶之中!

    驕傲、光輝、輝煌,都黯然消失,成為歷史…

    “訂票吧!”

    白云天站起來,背著手,他想表現的很倔強,可眼睛忍不住紅起來:“對他們打擊的決定是我下的,后果自然也應該我承擔,不就是去永城,又不是去十八層地獄,就是闖一闖又有何妨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,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好漢!”

    這番話,讓別墅內的氣氛更壓抑。

    就在幾個月之前,尚揚來這里是求饒的、是低姿態的。

    可現在,一個電話,竟然讓白家的家主親自前往。

    “云天…”二爺爺也站起來,捶胸頓住,不斷懟著拐杖。

    “我們…我們等你回來!”

    婦人哭的淚如雨下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安全回來…”

    “一定…”

    白云天在一片擔憂聲中,緩緩走出別墅,坐上早就等待的轎車,在車上一直看著故土,直到上飛機,俯瞰已經亮起燈火的城市,呢喃道:“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…要弄死我,就來吧!”

    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市井之徒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市井之徒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市井之徒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网络捕鱼大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