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 無影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妝宦正文卷 071 無影
(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)    一行人走走停停,到了竹棚前。

    這竹棚三面合圍,上用竹葉做頂,內置花梨木桌椅上干干凈凈,應該是有人經常打掃。

    裴錦珠左顧右盼,一個沒留神腳下踩空,痛得她哎呦一聲蹲在地上。雙桃趕緊扶住她,“姑娘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裴錦珠淚眼婆娑,單手按住腳踝,“扭到腳了。”

    引路的小丫鬟大驚失色,但很快便鎮定下來,“奴婢去叫兩個婆子來背姑娘出去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疼的眼角溢出兩行淚,忍耐不住了似得,“快去快去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縮著肩膀小跑著走了。

    裴錦瑤瞟了裴錦珠一眼,從樹上揪下幾個杏兒用帕子托著,逐個捏了捏,跟翠巧說道:“果然都是酸杏,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翠巧點點頭,十分謹慎的看了看裴錦珠那邊,湊在裴錦瑤耳邊,“姑娘,您說大姑娘是不是裝的。”

    “興許吧。”裴錦瑤朝她擠擠眼,“咱們只管等著看就是。她那人沉不住氣的。”

    翠巧握著拳應了聲是。

    雙桃扶著裴錦珠到竹棚里面坐下,“姑娘坐一會兒。奴婢先給您揉揉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一巴掌拍掉雙桃伸向她腳踝的手,“揉什么?你又不懂醫,揉壞了怎么辦?”尖刻的聲音在靜謐的林子里極是刺耳。

    翠巧同情的瞥了眼雙桃。

    大姑娘那性子比她們姑娘差遠了。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就覺得自己幸福的像是掉在米缸里的老鼠。

    裴錦珠不讓碰,雙桃抽出帕子幫她擦去頰邊的淚痕。

    裴錦珠不耐煩的拂開雙桃,“不是去找婆子嗎?怎么還沒回來?”

    雙桃趕緊哄她:“姑娘別急,人才剛走沒多一會兒呢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豎起眉眼,“沒用的東西。你快看看去!”

    “姑娘,這處是長春侯府,奴婢不認得路也不認得人。萬一沖撞了哪位貴人可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敢頂嘴?”裴錦珠不管不顧的去擰雙桃的耳朵。她很是用了些氣力,須臾功夫耳朵就紅了。雙桃不敢喊疼,淚眼汪汪的連聲告饒。

    裴錦瑤看不下去了,“大姐別難為雙桃了。我去看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做那么多事廢那么多話不就是想讓她落入尹京設好的套兒嗎?反正待在這處看裴錦珠做戲也是膩歪的很,還不如出去透透氣。

    裴錦珠一聽果然住了手,目光閃爍的說道:“三妹妹認得路嗎?”

    “不認得。”裴錦瑤搖搖頭,“方才那個小丫鬟不是往北面去了嗎?我也順著她的方向走,說不定半路還能碰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裴錦珠扶著雙桃的肩膀單腳點地站起來,抬手指向南面,“從林子里出去就是關八姑娘的院子。她那處應該留了人的。”

    裴錦瑤連連搖頭,“這不是舍近求遠嗎?咱們從北面進來走不多時大姐就崴了腳。我理當從北面出去,這樣也能省點腳力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聞聽此言不再裝柔弱,豎起眉眼,恨聲道:“長春侯府我不是第一次來了。我讓你去南面你就去南面!”

    裴錦瑤嘖嘖兩聲,“大姐,既然你不是第一次來侯府,就該知道從南面出林子是一座廢棄的小院,根本不是關八姑娘的居處。就連侯府下人輕易都不往那里走的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訥訥不能言。

    裴三怎么知道的?她讓尹京領著兩個得力的小廝在那里守株待兔。等裴三一出了林子,就先把人打暈再帶到那個小院里去。而她就去林子西側的草廬安安心心的等韓世子。

    裴家兩個姑娘都不見了。侯府勢必是要找人的。到時候,尹氏引著長春侯夫人去草廬撞破她和韓世子的好事。

    而裴三跟尹京勢必已經生米煮成熟飯。不管裴三愿意還是不愿意,她只能嫁給尹京。二房為了裴三在尹家日子好過,定是要賠上一大筆嫁妝的。

    裴錦珠認為她安排的天衣無縫。

    可該死的裴三怎么會知道南面的小院不是關八姑娘的住處?

    裴錦瑤欣賞了一會裴錦珠的難看的臉色,喚了聲:“雙桃,你在這處守著大姐。我回寧壽堂找人幫忙。”說罷,由翠巧扶著施施然離開。

    裴錦珠咬著牙追了兩步便停下。

    雙桃大吃一驚,“姑娘,您的腳……”竟然沒事?!

    事到而今,雙桃哪能不知道裴錦珠打的什么主意?她家大姑娘算計三姑娘算計到侯府來了。

    裴錦珠沉下臉,斥道:“閉嘴!”

    這次沒算計到裴三,還有下次。但是尹京應該已經給韓世子送了信過去,他應該快要過來了。裴錦珠理理鬢發,重整精神,邁步就往西面走去。

    這又是憋得什么壞心眼?要是出了事,她這個當丫鬟的也落不著好兒。

    雙桃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“大姑娘,咱們這是要去哪兒啊?您還是在這兒等婆子把您背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要是讓人知道裴大姑娘崴腳是裝的,還不一定傳出什么話來呢。

    裴錦珠瞪了她一眼,“閉嘴,要么乖乖跟著我。要么就在這處等著!”

    雙桃沒的選,只得扶著裴錦珠的胳臂肘,“姑娘,這片林子大的很。可別迷了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,我要是不認得路就不會進來了。”裴錦瑤得意洋洋,“一會兒見了韓世子不許大驚小怪,沒規沒距。”

    韓世子?

    雙桃傻了眼。沒想到大姑娘存了跟韓世子私會的心。在小柳別莊的時候,她遠遠的看見過韓世子。是個正派人。大姑娘總想著攀高枝,要是跟韓世子真成了,那大姑娘以后也不用再折騰了。

    可萬一不成呢?雙桃不敢深想,胡亂點頭應是。

    裴錦珠見她乖覺,滿意的嗯了聲,扶著她的手施施然往杏林深處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錦瑤跟翠巧走了一陣,估摸著離了裴錦珠的視線,翠巧咬著牙斥道:“大姑娘的心腸可真黑。居然想把姑娘配給尹家那個壞貨!”

    “不用理她就是。”裴錦瑤住了腳步,“把千里望拿給我。”

    翠巧哦了聲,從懷里摸出那支錢薇送給裴錦瑤的千里望。

    裴錦瑤瞇縫著眼,略微側身看向南面。蔥蘢的綠葉之間,果然有三張焦灼的大臉。其中一個耳邊斜斜的簪著花,手里掐著把折扇不耐煩的扇著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尹家那壞貨可不就是等在那兒嘛。”裴錦瑤將千里望塞到翠巧手上。

    翠巧小心翼翼的擎著,哎呦一聲,旋即小聲笑起來,“姑娘,這個東西真好用。連臉上的汗珠子都瞧的一清二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。不好錢家姐姐也不能送我不是。”裴錦瑤一指西北方向,“走,咱們從那里斜插出去就是寧壽堂。”

    翠巧嗯了聲,“還是姑娘厲害。沒來過都知道哪處是哪處。”

    裴錦瑤呵呵地笑了,“不是我厲害。只不過是未雨綢繆罷了。”

    她明知此次壽宴裴錦珠沒安好心,就不能不防備。老文是從宮里放出來的,有不少舊友。裴錦瑤這兩天托他打聽了長春侯府里的瑣碎事。雖說大多都是東一榔頭,西一棒槌零碎的很。但入了裴錦瑤的耳朵,就組合出了另外一層意思。

    杏花林南面的小院子原是長春侯的一個寵妾住的。據說這位寵妾生的貌美無雙,閨名叫杏娘。于是,這片杏花林于她而言,意義格外不同。

    后來,這寵妾有了身孕,五個月上小產血崩而死。長春侯就命人封了院子。侯府里的下人們說那處陰氣重,經過那里時都要繞路。

    老文說的時候,裴錦瑤權當是逸聞來聽的。想不到今天倒是多虧了這段故事。

    “姑娘,一會兒您把這事告訴老夫人吧。讓老夫人罰大姑娘禁足抄女誡。”翠巧頗有些憤憤不平。

    “不用祖母罰她,自會有人收拾她。”裴錦瑤篤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翠巧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“是誰這么好心?”

    裴錦瑤故意賣個關子,“你猜猜。”

    裴錦珠留在杏花林里沒有追來,必然還有別的目的。半夏告訴過她,裴錦珠相中了韓鶴。說不定這次裴錦珠就是借了別人的名頭約韓鶴相見,借機纏上他。

    可韓鶴是什么人。他怎么會輕易就著了道。世家子弟又是那樣高傲的性子,被小女子算計斷不會生生受著就是。裴錦瑤敢肯定韓鶴一定好好教訓裴錦珠。

    翠巧茫然的搖頭,“奴婢猜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猜不出來,那就翹著手看戲。”裴錦瑤信誓旦旦,翠巧重重頜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裴錦瑤重回寧壽堂,裴老夫人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祖母,大姐在杏花林里崴了腳。”走著去走著回,裴錦瑤的臉上暈紅一片,后背透出汗來。

    關太夫人招呼她到身邊坐下,從婢女手里拿過絲帕,親自幫她拭去額上的汗珠,“瞧這一腦子門子的汗,走得急了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大姐腳上的傷怕是不輕。我怕耽擱了,就跟翠巧抄小路走回來的。”

    關太夫人和裴老夫人對視一眼,道:“方才小蘭已經帶著婆子去杏花林了。可能跟你走岔了。”

    裴錦瑤舒口氣,“難怪了。”

    關太夫人吩咐人端來凉好的茶給裴錦瑤,“慢著點喝,別傷了肺。”

    裴錦瑤接過茶盞,剛抿了一小口,尹氏滿臉急色的走了進來。韋氏和鄧大太太緊隨其后。關太夫人得了裴錦珠傷腳的信兒,就命人去告訴尹氏。

    尹氏一看裴錦瑤穩穩當當的坐在關太夫人身畔吃茶,先是一愣,問道:“錦瑤,你不是跟珠姐兒去……去找錢五姑娘了嗎嗎?怎么會在這處?”

    裴老夫人瞥她一眼,“珠姐兒傷了腳。已經打發婆子過去了。你稍等一陣就是。”

    關太夫人也道:“府里的陶媽媽懂接骨,等會兒叫她先瞧瞧。”說著打發人去叫陶媽媽。

    尹氏皺著眉,疑惑的看了看裴錦瑤。

    按裴錦珠說的,她先把裴錦瑤支開,京哥兒只要等在杏花林邊上把人帶到廢院去。而她就要帶著人去杏花林接裴錦珠,順便撞破裴錦珠與韓世子私會。

    可眼下裴錦瑤好端端的在寧壽堂。那京哥兒怎么辦?還有,裴錦瑤為什么沒上當?這出戲還唱不唱?

    尹氏揉了揉太陽穴,“我去迎一迎珠姐兒。”

    關太夫人頜首道:“這就是當娘的一片心吶。聽說女兒受了傷,讓她坐都坐不下的。快去吧,回來就直接把人帶到廂房去歇著。”

    尹氏扯了扯唇角,笑著應付幾句便帶著人出去。

    裴錦瑤上前來給鄧太太見禮。

    鄧春容的性子有些驕縱,鄧太太倒是極好說話的樣子。生的一張圓圓臉,身材豐腴,很有福相。

    鄧太太親熱的握住裴錦瑤的手,“還是個小姑娘呢。我聽我們家容姐兒夸你來著。說要不是你,她那天在小柳別莊嚇也嚇死了。我原想讓她約你來家里玩,但你這孩子是個有福的,沒過多久陛下就封你做了神機使。當官都不容易呢,看我們老也就知道。整日忙的腳不沾地。我不敢讓容姐兒吵你,沒想到今兒太夫人的壽宴遇上了。可見咱們也是有緣分的。”她這邊說著,拿出一對金剛石的耳鐺。

    “小玩意,三姑娘隨便戴戴。”鄧太太將耳鐺放進荷包里放到裴錦瑤手上。

    金剛石又閃又亮,一串三顆,最大的有跟黃豆差不多。一看就是早備下的禮,誠意十足。

    裴錦瑤趕忙道謝。

    鄧大太太不吝溢美之詞,把裴錦瑤好一通夸獎。

    她的態度與長春侯夫人截然不同。裴錦瑤猜測,鄧鎮許是借此機會向神機司示好。但不知他跟呂瑯的關系如何。

    正想著,尹氏慌慌張張的回來了,進到正堂直奔裴錦瑤走過去,“錦瑤,你大姐呢?”

    尹氏走的又快又急,差點就要跟裴錦瑤撞個滿懷。裴錦瑤趕忙退后兩步,“大姐在杏花林的竹棚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!你說,你把她藏到哪兒去了?”尹氏一雙眼死死瞪著裴錦瑤,雙手死死捏住她的肩頭,“你說,你快說啊!”

    韋氏見裴錦瑤吃痛的皺緊了眉頭,心疼的不得了。她掰開尹氏的手指,耐著性子說道:“大嫂,你這是做什么?這里是長春侯府,瑤瑤怎么會把珠姐兒藏起來?”

    方才引路的小丫鬟哭喪著臉,上前來團團一禮,對關太夫人回稟道:“太夫人,奴婢帶著婆子去竹棚那里,卻沒見到裴大姑娘。婆子們在林子里四下尋過,就是不見裴大姑娘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書客居閱讀網址:

    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妝宦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妝宦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妝宦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网络捕鱼大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