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左臂金光(三)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愛上妖后 第四十二章 左臂金光(三)
(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)    此時,忽聽阿呆憨憨的哭道:“娘娘不要穿衣服,阿呆要和你睡覺覺!”

    “娘娘不要穿衣服,阿呆要和你睡覺覺!”~~~

    “哈哈!”“哈哈!”

    蛇嬌嬌和蛇美美對視一眼,同時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酥柔嘆道:“白甜,別難過了。你的阿呆已經廢了!”

    魔帝笑道:“酥柔,你說的對!我現在就吃了阿呆。廢物利用。”他口一張,光著身子的俊男阿呆被他吸了起來,從他的玉齒間飛過,進了他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妙翼與白甜的對話被魔帝偷聽到,當下他叫出了酥柔的名字,可把酥柔給惡心的,只見她也和白甜一樣,緊緊揉搓雙手成拳,分分秒秒都想揍死這個魔頭!

    白甜一對狼眼無光,酥柔知她心里已絕望。

    阿呆的魂魄立刻現了出來,一身光溜,雙目無神,但口中仍然叫著:“娘娘不要穿衣服,阿呆要和你睡覺覺!”~~~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~~~

    蛇嬌嬌和蛇美美又對視一眼,接著狂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嗷嗚!”~~~

    白甜狼嚎不已,悲憤難盡!

    片刻后,扇外的兩只蛇妖開始不笑,扇內的白甜情緒也平息不少。

    此時,只聽蛇嬌嬌驚道:“陛下,你的右手怎么沒了?”

    魔帝嘆道:“不小心碰到帶刺的玫瑰。”

    蛇嬌嬌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蛇美美嘆息道:“姐姐,陛下被扇子里的畫狐燒斷了右手。”

    蛇嬌嬌咬牙恨道:“陛下,這畫狐實在可惡!先斷我五指,又燒你右手!我建議即刻讓她去喂墨魂扇。”

    蛇美美在一旁煽風點火,添油加醋,道:“是啊!陛下!我們再把白甜給吃了,這樣剛好湊齊一千個俊男和一千個美女魂魄給墨魂扇。”

    “這......?”扇外,魔帝的聲音聽起來很猶豫。

    白甜一對狼眼開始露出驚恐之光,緊張望著酥柔,期待她能有解危的辦法。

    酥柔美眸一轉,計上心來,叫道:“魔帝!你要是殺了這兩只蛇妖,我就來服侍你。這樣,你既也可以湊齊一千個美女魂魄,也可以得到我。”

    魔帝笑道:“酥柔!你說的很有道理。不過,我的娘娘不能死。蛇美美倒是可以和白甜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蛇美美一聽,驚得嬌軀癱軟在地,哭道:“陛下!千萬不要種了狐貍精的詭計。”

    白甜一對狼眼含淚,哀求的目光望著酥柔。

    酥柔心嘆一聲,不由再次可憐起白甜,嘴上卻忽然媚笑而起,嬌甜甜叫道:“陛下!你不殺蛇嬌嬌,我怎么做你娘娘?”

    蛇嬌嬌笑道:“狐貍精!我和陛下的關系,豈是你能破壞的?”

    魔帝笑道:“酥柔,其實我和她之間只是是互相利用關系。但是,你剛才那么恨我,現在嘴又這么甜,我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蛇嬌嬌笑盈盈的看著魔帝,似乎也贊同魔帝說法,但是她唇間的笑容開始有點僵硬。

    酥柔“哈哈”大笑道:“陛下難道不知道狐貍精其實很怕死,很善變的嗎?再說,陛下現在把我困在飛蝶扇,我就是真的騙你,我也逃不出去,你又何必擔心我說話不算數呢?”

    蛇美美再次哭求:“陛下!千萬不能中狐貍精詭計啊!”

    “狐貍精?狐貍精?我的美人沒有名字嗎?”魔帝運勁于左掌,向蛇美美酥胸重重拍出一掌,直接將她拍死。尸身是一條黃色巨蟒,魂魄卻依然是一個美艷少婦,只有修為高的妖獸在死的時候才會保持人形,看來,蛇美美的千年修煉效果還不錯。

    “陛下,你好狠!”蛇美美魂魄被魔帝俊朗外表迷惑,也畏懼于他高深法力,當下沒有逃跑。

    蛇嬌嬌驚呼而起:“陛下!你殺了我妹妹!為了狐貍精,你不念你我舊情?!”即使是驚悚,她的雙唇間依然有一道璀璨的笑容,只是這笑容已完全僵硬。

    魔帝沉聲喝道:“你這個笑尸娘,我忍你很久了,永遠不知道你唇間的笑到底是真的,還是假的?你也去死吧。”左掌猛地推出,一道霸道凌厲的掌勁凌空吐向距他十丈遠的蛇嬌嬌。所謂蛇打七寸,魔帝左掌突擊蛇嬌嬌的部位,也是她的胸部,那里離心臟最近。

    萬年蛇魅蛇嬌嬌可不像千年蛇妖蛇美美那么脆弱。只見她水蛇腰驀地一扭一擺,已電閃般脫下翠綠裙子,光滑的雙腳連續三個虛空高踏步,嬌首猛地向上一撞,沖破行宮宮頂逃去。

    魔帝一掌擊得空中飛起翠綠色碎片,以為蛇嬌嬌就此斃命,不曾想蛇嬌嬌尋得先機,自己蛻下一張蛇皮,正惱怒時,空中傳來蛇嬌嬌富有穿透力的魔音  “好!我們的合作關系就此結束!”她依然是笑盈盈的。

    趁著魔帝和二蛇內訌,扇內的酥柔,妙翼和白甜已悄悄小聲合議過,認為只要弄清酥柔左上臂為何有股不斷增強,還能焚燒魔帝右手的原因,也許就可以控制加強左上臂輸出的奇異法力修為,從而獲得出扇機會。于是,酥柔一邊戲弄魔帝道:“陛下,快追!殺了蛇嬌嬌,我給你當娘娘。”一邊已在暗暗思索她左上臂發生奇特變化的原因。

    但見扇內紫色花霧褪去,肌肉男和風少女消失,而耳邊響起一陣風響,酥柔知道魔帝收了幻術,此刻正騰云駕霧。又忽聽“娘娘,娘娘呢?......”阿呆魂魄癡傻的聲音、“陛下,不要再毀我。陛下,不要......”蛇美美求饒的聲音,酥柔心底猛然一震:難道魔帝并沒有去追蛇嬌嬌,而是帶著阿呆和蛇美美魂魄去喂那墨魂扇?

    果然,片刻后,魔帝似是出現在了一處相當炎熱的環境。

    又聽一個蒼老陰森的聲音道:“陛下,你來給墨魂扇加注魂魄嗎?”語氣冰涼,仿若鬼魅。

    魔帝道:“魔冶,第一千名美男魂魄已帶到,第九百九十九名美女魂魄帶到。”

    蒼老陰森的聲音疑道:“怎么雞主簿沒來,卻是陛下親自來送魂魄?”

    “這只雞精太無能了,他的招魂旗被燒了。”

    蒼老陰森的聲音“哦”了一聲,須臾又道:“恭喜陛下,我已聞到第一千名魂魄氣息。她好像法力修為頗高,是喂養墨魂扇的上佳材料。”

    魔帝道:“她在我飛蝶扇里,我舍不得煉制她。”

    蒼老陰森的聲音“嘿嘿”一聲,笑道:“陛下,這要看您是要江山,還是要美人了。”

    魔帝冷冷道:“魔冶,上次你說你造的隱形盾防御三界第一,結果被人家一劍就劈碎了。我現在怎么相信你說的話?”他的是“當日,大哈和一千多獸形修牛躲在隱形盾后面,飄浮在鼎陽山上空監視神君部隊,后來被少白誅魔劍一劍劈落,隱形盾也碎裂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蒼老陰森的聲音道:“陛下,我也實在想不到對方那么厲害。”

    這二魔的討論涉及到酥柔。看來,情況沒有按照酥柔預想的方向發展,魔帝沒有被她完全迷亂心志,巨大的危機感又來,而此刻,酥柔左上臂隱隱又有暖流在涌動的膨脹感。

    有危機感,左臂暖流就涌動。這現象好像剛被蛇嬌嬌帶回神都南城門時,也出現過一次。當時,她心底好像叫了兩句:少白,怎么辦?之后左上臂也有這種暖流加強的變化。難道是少白?難道是少白在暗地里幫她?想到這些,酥柔心底不由大為驚喜和感動,心中恐懼頓時去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魔帝道:“你看,她如何?”話音未落,飛蝶扇內的白甜來不及驚呼就被他提了出扇外。

    魔冶笑道:“陛下,這只狼女有狼頭,她死后魂魄怕也是會有狼頭,這算得上美女的標準?”又嘆息道:“陛下,莫要紅顏誤國。我聽雞主簿說,人族就要打來了,你要取舍了。”

    魔帝冷冷道:“我自有分寸。”左手拂袖,彈出一道紫色霧氣,飄到白甜的狼頭后迅速擴散,籠罩了她全身。

    扇內,酥柔不知魔帝用意,一時危機感又大增,心里默默叫道:少白,救救我。剛才,她在心里判斷少白可能用了什么法術,利用她左手臂和她溝通。此刻,她默叫一句試探,不曾想,果然如此。她沒有念隱劍訣,但是右手的血劍突然自行隱入她體中,而她左上臂膨脹感大增,隨之的是左上臂一股暖流洶涌澎湃般流入全身各處脈絡,繼而,她耳更清目更明,已能雙目透過飛碟扇,看到了扇外的景象。

    酥柔暗道:少白,沒想到你對我如此掛心,如此照顧!想到這里,她哭了,喜極而泣!

    此刻,酥柔臉掛淚痕,唇帶微笑。想起少白的好,她心里感動,甜蜜,幸福......所有感覺都是美美的!

    此刻,她正處于一座墨玉山上,山上起了一個十丈寬的露頂練兵爐,里頭青藍色的爐火火苗正旺,燃燒、鍛造的兵器是一把黑色扇子,墨魂扇。爐溫炙熱,周圍空氣跟著炎熱無比。

    紫色迷霧散去時,白甜見到自己雙手脫了毛,變得修長又白皙。雙手摸頭,已感覺到她的狼頭變成了人頭,似乎跟她全身肌膚一樣,也是水潤嫩滑。而她的這一切舉動和變化,已被酥柔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只看到一雙白皙的左手拿著飛碟扇,酥柔明白,這是她在扇里,受視線所限,無法看到魔帝全身。

    酥柔暗叫一句:少白,幫我。體內暖流再動,環目一掃,除了看到白甜站在魔帝右側,還看到蒼老陰森的聲音主人魔冶此刻就站在爐邊,魔帝的對面。他身材佝僂,全身一副白袍緊緊裹身,只露出一張陰森恐怖的臉,紅眼睛凹陷,鷹鉤鼻外突,尖耳朵高豎,顴骨坍塌,無唇,兩排黃色大齙牙全部裸露。

    這個佝僂鬼魔冶突然把臉外伸,一對鷹鼻子在空氣中仔細辨認什么。

    魔帝道:“魔冶,現在我用白甜來做第一千個美女魂魄供養墨魂扇,你沒意見吧。”

    白甜恨恨看著魔帝,心底詛咒他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魔冶沒有即刻搭話,鷹鉤鼻再聞半刻后,驚道:“陛下,我察覺到你飛蝶扇內魂體氣息越來越濃,這是她修為又提升的跡象,她似乎就要破扇而出。”

    魔帝哈哈笑道:“你怕什么!你不是說過墨魂扇專收魂體嗎?莫非你又在吹牛?”

    魔冶道:“陛下,我真的沒吹牛!我是擔心她會毀了你的飛碟扇。”

    魔帝冷笑道:“笑話。我飛蝶扇可以發出迷障重重,她怎么逃出來?”

    魔冶道:“那陛下現在就把白甜魂魄取出,和這一男一女魂魄一起投入爐中煉化,以供養墨魂扇。”他從深深的袍袖里伸出骷髏手,白骨森森的右手食指指了指阿呆和蛇美美的魂魄。

    魔帝道:“你以前不是說子時魂體的魂力最高,煉扇效果最好嗎?現在申時剛過,我還可以和白甜快活三個時辰。”

    魔冶嘆道:“陛下,我是擔心你扇子里的魂體逃出來,我們卻沒有克制的法器,所以才把要加快煉扇進度。”

    魔帝笑道:“少擔心。只要你不吹牛,墨魂扇不再像隱形盾那么垃圾就好。”

    魔冶道:“陛下,我真的從來沒吹牛,隱形盾的防御真的是三界第一,但被毀了,說明我們的對手太強大了。你不能再掉以輕心,不能再這么荒淫好色。”

    魔帝訓斥道:“去你的,羅里吧嗦的。我剛才輸出三百年的修為造了這個美人,現在只享用她三個時辰都不行?”說完,右臂攬起白甜,掠她向行宮方向飄飛去。

    阿呆已死,他魂魄也被蛇嬌嬌迷得癡癡呆呆,白甜生無可戀,唯一要做的是臨死前盡量幫酥柔拖下時間,讓酥柔盡可能找到對付魔帝的辦法。

    幾眨眼,魔帝就飛回了行宮,摟著白甜進了一個房間。

    “酥柔,沒想到我比你先做娘娘,哈哈哈......”骨子里痛恨魔帝的白甜此刻似是強作歡顏,說出不符合邏輯的話,又刻意大聲說話。酥柔腦中靈光一現:難道白甜是在掩護我,讓我能和妙翼多悄悄交流,找出出扇的方法?

    不一會兒,她瞧見白甜似是很愉悅地配合著魔帝各種輕浮舉動,口中還發出陣陣清脆響亮的浪笑聲。直到魔帝解開白甜腰間束帶的那一刻,白甜仍是大聲浪笑。如此掩護她的方法,酥柔心底有點心酸。

    正要進入正題,忽聽白甜嬌笑道:“表哥,何必如此猴急,如此沒情調,讓我為你獻舞一曲。”

    魔帝一對色彩綻放的眼睛笑瞇瞇看著她裸露的嬌軀,笑道:“表妹,何以如此反常?”

    “只因你太帥,只因你太猛!”對于這個斷手的魔頭,白甜心里想吐,但是為了給酥柔和自己爭取時間,也只好委屈求全,說著她違心的話。當然,能拖魔帝多久,就想辦法拖他多久,她可不想這么快就被魔帝按在床上。

    于是,魔帝無限開心地欣賞起白甜簡單但又盡展女性曲線的艷舞。

    機會來了。扇內,酥柔附耳妙翼,小小聲說了一句:“姐姐,幫我護身,我看下左上臂”。

    妙翼用魁梧的身體,將酥柔嬌軀上半身圍在懷中。

    酥柔解開胸前衣扣,把上半身的紅色裙肩和粉色內衣從左肩膀處往下撂一截,露出了雪白的左上臂。她又低頭一看,心頭猛然頓悟。——原來,左上臂中間有個月牙狀的金光符號。

    這一露臂,不得了!月牙狀的金光符號開始金光傾瀉而出,射得妙翼急忙給酥柔重新拉上半身衣服,遮住那道灼眼無比的金光。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愛上妖后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愛上妖后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愛上妖后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网络捕鱼大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