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 宇南城(二)

小說屋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梵修羅正文 第三百七十章 宇南城(二)
(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)    在李士元回到宇南城后,有親信彌老解釋了具體情況后,排除了他人的可能,又說出了魂技和金丹的來歷。李士元才深吸了口氣,靜坐了少許:通知下去吧!就說南親王因普及失敗,魂丹燒心仙游,讓管事們去安排吧!

    彌老聽后行禮退出去安排,李士元這才品了口茶,看看兩位身姿富態,沒來得及梳妝身著衣的二后。放下茶碗:你們倆怎么給我介紹?

    兩位面孔不過三十出頭,身姿卻是爆炸的風韻,正后的抹去眼睛:你讓我解釋什么?難道讓我整日獨守空房,在背上禍害王的重罪?

    小的一聽抹去眼睛:就是,反正我們說啥都是錯的,也沒人愿意聽我們的訴說。

    李士元也清楚自己弟弟的事,后宮都比武師還多,做事又不顧后果。深嘆了口氣:東后先去看看孩子們吧!

    東后這才擦著眼睛退去,李士元這才走下榻,想扶正后被正后躲開:你要干嘛?

    李士元收回手看看四周:先把東西收好吧!這幾日我會在宮中居住,你就安安穩穩做你該做的事。天霸到了后讓其秘密徹查東后的府院,十月三舍這老狐貍,這金丹相比是出自他手。

    正后這才站起擦擦眼睛:二妹不至于和十月家的人接觸吧?

    李士元嘆了口氣看看正后:玉鳳呀玉鳳,我說你怎么這么糊涂。我剛接管東部區動搖了十月家的地位,別以為他們退隱田園。十月三舍那老狐貍現在勢力可大著那,我到東部是域后要卡住他的咽喉,這金丹難道你能煉的出來?

    正后玉鳳思索片刻:那也不對呀!彌老不是說了那丹藥是無毒的嗎?在說我的書房魂技她也不知道有什么?

    李士元輕嘆了口氣回到榻上:那你想讓我怎么辦?

    正后玉鳳見李士元生氣,想了想只好上前,把魂技和丹藥收回座在榻上:要不讓其去給二爺守孝吧!多年姐妹我那下的了手。

    李士元聽后思索片刻賊手便出:我會安排讓天霸把后山改成禪堂吧,你就老老實實不言不語待在后山。東后和其余的有孩子的一起去西山守孝,沒孩子的殉葬,把天宇扶上來接管宇南城。

    三日后,宇南城來了大批吊喪者,城南南山洞內雪櫻窺探了熟悉的身骨,含笑看看看書的云憶:十月金嬌來了。

    云憶剛抬頭雪櫻已經消失,云憶含笑品了口茶繼續看書。半炷香后,身著青衣的十月金嬌才走進山洞,還沒開口云憶先開口道:你都不怕有人跟蹤你?

    十月金嬌縱身跳到云憶對面坐下,品了口云憶煮的茶:我跟我大哥在昨天就到了,我是秘密前來沒有人知道我行蹤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含笑為十月金嬌倒茶:先說說城中的事吧!

    十月金嬌笑了笑:李士元收到李士郎死的消息后,就第一時間趕回了宇南城,當日發布了李士郎以普及為成而死的消息。掩蓋了事實真相,次日扶正后的大公子李天宇接替李士郎的親王位。李士元大公子李天霸隨即將親王宮后山改成廟宇,正后搬至后山抄經念佛。東后和三位為李家添磚加瓦者,發至西山大觀堰李家族詞守孝,為生一男半女者全部殉葬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驚訝道:這是為何?

    十月金嬌嘆了口氣:安排在宇南宮內的弟子們發現,在李士郎死后的次日當天,李士元為離開過西后宮。一同在的還有一些高級管事,管事們才抬著李士郎的靈柩至議事大殿守靈。而李士元和正后在西后寢殿說是查房,可正后至西后寢殿時只是單衣,二人在樓上一個多時辰才下來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還是不解:那西后的寢殿有三十層吧!一個時辰能查完就算不錯了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嘆了口氣:那有不著裝的王后?很明顯二人是做偷雞摸狗的事,當天晚上李士元就住在西后寢殿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有點不敢相信,不過那些對自己不重要,品了口茶:說說接下來讓我做什么?

    十月金嬌笑了笑:劇線報得知,李士元手中有你要的焰火碧心,他曾經得到后炫耀過那火果。四日后李士郎的靈柩到大觀堰族詞,李士元可能就會回東部區。我和大哥把詳細情況告知我爺爺后,我爺爺的意思是東后家勢力也很大。她的兒子叫李天行也可以繼承王位,讓你借助東后的勢力扳倒正后,一旦這里熱鬧了起來李士元就必須回來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思索片刻:大觀堰的把守如何?

    十月金嬌笑了笑:不過是在大觀湖北側的古剎,那里是李家族詞不適合住人,發配到那的人基本都是自殺而死。沒有了權利生活全部都要自力更生,又沒有丫鬟伺候你認為她們四人能好成什么樣。有百十位弟子把守,不過從林玉山死后我早把弟子安插了過去?,F在成了那的管事叫石巖雀,為了讓其不露破曉改名李巖雀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想了想:東后叫什么名字?她和她兒子能信的過咱們嗎?

    十月金嬌品了口茶:東后叫紫妹,有個干哥哥叫瀟海是九域刑法司管事,其父親是刑法司掌印。李天行論智不輸李天宇,論武就遜色許多,李天行畢竟是二公子,不過還是很聽他母親話的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點點頭:好吧!我就在此玩幾日,你在此也不安全,就趕快回去吧!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不樂道:怎么?這么不待見我?

    云憶聽后無奈搖搖頭:你知道我不是那意思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:那你啥意思?

    云憶徹底無奈:好吧!你隨便吧!

    十月金嬌放下茶碗噘著嘴:我不就是不會伺候人嗎!至于不至于見了我就吊胃口,我可聽說你弄死李士郎是用的妖術,我可沒你家王后那樣見過那種秘術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是一口氣憋住,把茶水噴十月金嬌一臉,十月金嬌便委屈哭了起來:你也太欺負人了,我都學著挑逗你開心了,你還這樣對我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趕忙放下茶碗為十月金嬌擦水,尷尬說勸道:我不是那意思,對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你想玩就在這玩便是,好了別哭了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云憶這么說后,才拿手帕抹去眼睛擦擦臉:把你家王后看的妖術給我看看?

    云憶尷尬道:你別鬧了,什么妖術?瞎扯什么那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坐好:別以為我不知道,欺負人。說正事,須彌州和北海州現在吵的可兇了,這先后十日各自損失都有,大大小小的戰事都打了百次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深吸了口氣:我今天已經收到密信了,黑羅宮說是我們的船碰壞了他的碼頭,賠償不均所以才吵了起來。本來黑羅宮就拿我有仇怨,管事們挑釁就打了起來,可總不能讓我先出來賠禮道歉吧!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點點頭:也是,不過好在你們是弟子們打架,不牽扯平民百姓,到不至于你先出來。不過北山親王和西山親王加緊了防線,是坐著品茶看你們兩家打。

    云憶品了口茶:黑羅宮嘉賀也不傻,弟子們打也只是不和睦而已,真要和扶搖宮打起來。到時兩敗俱傷九域就成了最大贏家,一旦有一放不幸倒下,那么九域就會第一時間滅了剩下的王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笑了笑:我大哥也是這么說,不過我的弟子們發回線報,你們的兩家的人可真兇狠。一次上萬上萬的弟子廝殺,鬧得都有行船觀賞你們在兩海域直接觀看了。其魂力對碰的沖擊九域西北角派出的戰船,可是忙的不停去窺探。

    云憶嘆了口氣:無妨事,就放給醫師們增添點功課,弟子們不會打架可不行,提前磨煉磨煉對以后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含笑點點頭:也是,哎,給我說說你家幾位王后吧!我可查過你家幾位王后的資料,除了沒人知道你正后外和五后,其她的可都有點名氣。

    云憶無奈放下書:你呀!怎么老喜歡問我家務的事?我家大魅兒是賣番薯的,我家青青是種番薯的,其余的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多敘述了吧!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撅著嘴:不說就不說嗎!至于搪塞我嗎?問你個正事,廖化花大力氣弄到的一具玄冰匣你有沒有見?據說那里面可是有很大的秘密存在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放下書:魂納虛我檢查過了,除了書信沒有什么東西,玄冰匣是什么?

    十月金嬌這才含笑召出一大食盒:我記得好像是賣番薯的,餓了,這是我特意來時帶的。

    云憶無奈笑了笑知道不說,十月金嬌是不會告訴自己玄冰匣的事,但又不能說實話。笑了笑也只應付住十月金嬌在,把茶具放到一旁:我家大魅兒是我三師的閨女,按理也就是我的師姐,他們本來隱居在田園。讓我和嬋兒路過攪了她們生活,我大師父就把我關在柴房內,每日傳陣法和魂技我確當成了念經。本來是打算關我三年,后來我家大魅兒在讓我幫忙挖番薯,逐漸有了感情三老才放了我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擺上菜后笑瞇瞇道:那五夫人青青那?

    云憶笑了笑:是我家大魅兒的遠方妹妹,只因我不懂禮數陪其趕早市買番薯,得罪了會用丹的地痞流氓。本來是下藥要害我至我與死地,被其救出后舍身救了我,大師父知道后也沒有說什么就成全了我們。

    十月金嬌聽后點點頭:怪不得你不說,原來還真是你爬你家王后榻上,才被封了君主頭銜。

    云憶聽后徹底無語,便陪同十月金嬌用餐。小說屋 www.075724.live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梵修羅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梵修羅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梵修羅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

网络捕鱼大赛 琼崖海南麻将软件 大唐盛世棋牌官网版 白姐透特一肖 股票怎么玩的 宝博棋牌最新版下载 炒股模拟app 追光娱乐2017版 理想股票论坛首页 最好玩的手机棋牌游 德甲50+1